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开一枝桃花在心间

立春已过了很久,春寒乍暖,乍暖还寒。今天比往日暖和一些,小路旁边有一个漆黑的煤球作坊,另一边是将拆迁的破落民房。在这条小路上走得多了,这一切就不像初时那般新鲜,印象反而模糊起来。

忽然,我眼前一亮,竟与一树桃花不期而遇。在这破落的围墙前,我惊讶于一树桃花绽放在萧瑟中。真是“桃花一簇开无主,可爱深红爱浅红”。其华灼灼,一如城居的我望它时明艳的内心。我停下脚步,打量那片绯红,始信春天已然来临。以前在乡村,花开时节桃花自开,即使山坡烂漫也不觉得讶异。然而,此时此境,这树桃花虽没有都城南庄那般灿若云霞,却一样让我感受到“人面桃花”的惊艳。我神驰意夺,心旌摇曳,这场“艳遇”自然让我忆起那个才子佳人的故事。

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《太平广记》 记载,花开时节崔护于南郊偶遇一位少女,艳若桃花,次年再访此女不遇,而桃花依旧含笑春风。我津津乐道于故事凄美的结局,也能深刻感受诗人对人生的喟叹。偶然的美好竟是那么刻骨铭心,而执意追求时却不可复得。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,该是多么的美妙啊!

事实上,我与这树桃花的相遇还要更早一些。一次不经意间抬头,看到瑟瑟寒风中立着几个花苞,树枝轻摇,颤颤晃动。一瞥之间,我心想——就这几个花苞也想突破寒冷的束缚?现在才知道,心若向阳,自会春暖花开,刘禹锡一生的“桃花缘”便是最好的诠释。

唐朝“永贞革新”失败后,刘禹锡被贬为朗州司马,直到10年之后的春天,才被召回京都。因为看不惯朝廷权贵的做派,刘禹锡心中郁闷,与朋友一起去玄都观观赏桃花。“紫陌红尘拂面来,无人不道看花回”,玄都观的桃花如锦绣云霞般恣肆绽放,而自己最美好的光华却一去不返,志同道合之人也渐渐离去。想到这些,刘禹锡怅然写道:“玄都观里桃千树,尽是刘郎去后栽。”

这句“尽是刘郎去后栽”却惹来再次贬谪,而且比原来更加偏远、更加荒凉。等刘禹锡再次被召回时,早已两鬓花白。重回京城,依然是春天,刘禹锡没有忘记玄都观的桃花,重游旧地,种桃的道士已然仙逝,桃园也已荒芜。人非物非,反而激发他生出豪迈之情:“百亩庭中半是苔,桃花净尽菜花开。种桃道士归何处,前度刘郎今又来。”凄凉半生的刘禹锡在权贵看来仍然不“安分守己”,因此再历“桃花劫”,又一次被弃置他乡。可是,刘禹锡虽经数次贬谪,但内心光明,仕途的寒风又何足道哉——他心中永远绽放出烂漫的桃花。

其实,桃花是春天撒在人心中的种子,不一样的心境便开出不同的花儿。落英缤纷是陶渊明心中最美的景象,哪怕是身处污浊世界,他心存一片桃林便构筑一方“桃源”。而“江南第一风流才子”唐伯虎的“桃源”,却是他的桃花庵。

少年扬名的唐伯虎,被科举舞弊案牵连下狱,遭受凌辱后的他依然放浪不羁,决心以诗文书画终其一生。后来,唐伯虎得到宁王朱宸濠的任用,当他发现宁王心存不轨时,只好装疯卖傻,最终回到苏州,与桃花、美酒相守。“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”的意气消去了,烟花柳巷醉生梦死的颓废也不见了,留下的只有“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”的逍遥和“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”的随性自适。

想着这些,我突然心生疑惑:以前多次经过,为何就没有发现这棵桃树?而后我又释然,花时已到花自开,花时去时花自落,岂会因为我的存在而改变?花开花落原是常态,人生中的进退起伏也属寻常。因此,只要心间的那枝桃花永不凋零,人生何时不是春天呢?

“自从一见桃花后,直至如今更不疑”,我心生欢喜,迈开脚步继续前行。

(作者单位系江西省瑞金市瑞金四中)

《中国教师报》2019年03月27日第16版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