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“大促”后关门教培机构预付费模式再坑人(2)


家长在促销期间花费8500多元购买了96节课。 受访者供图


关门后常营美育向家长提出解决方案。
受访者供图

  北京常营美育负责人疑“失联”,百余名学员退费无门

  (上接D02版)

  4

  “亏损”说法遭质疑 学费被指流向不明

  杨茜口中的“亏损”状态,美育总部负责人并不认同。据他介绍,从总部拿到的数据完全看不出导致经营不下去的状况。“招生情况、会员数据、每个月的收入等都是很正常的数据,可能没有赚到很多钱,但也不至于学校倒闭。”

  朱雨然也向记者表示,一直都有家长来报课,上课也很正常。“看起来是盈利的。”

  有家长认为问题不是出在学校的经营上,怀疑学生缴纳的学费被用于别处。数位家长向新京报提供的缴费信息显示,多笔学费都支付给了北京长瑞阳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、云像(上海)数字技术有限公司、北京孔瑞童装经营部等账户。

  记者通过天眼查,并未发现上述公司与戴斯、杨茜有直接联系。上述公司的业务内容跟常营美育完全不同。新京报记者拨通了北京长瑞阳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,其工作人员称,公司主要是酒店业务,对常营美育课程不知情。

  3月2日,被指“失联”的戴斯出现在美育常营的员工群。根据微信截图,戴斯表示有投资商愿意出钱接手,“差老师的工资和保险也会在近几天内给到,但想要留下的要再续签两年合同。不想留下的可以起诉要回工资。”但跟员工协商无果后,戴斯退群。

  丁俊表示,他一直与戴斯、杨茜保持沟通,配合政府约谈。“现在处于案件侦办期,之后的处理办法要根据侦办结果而定。”

  丁俊认为,华联未参与该商户任何经营行为,更未向消费者收取过任何费用,且在租赁合同明确约定,租赁期间商铺出现任何经营问题及服务、质量客诉问题,均由租户自行承担。

  截至目前,已有30多位会员转入方恒直营中心、亦庄授权中心等继续上课。仍有70多位家长选择继续维权。刘欣告诉记者,希望能退费,并追究相关人员的发法律责任。“虽然被骗,但还是会给孩子继续报早教的。”

  包括朱雨然在内的3位教学老师已申请劳动仲裁,单方面与常营美育解除劳动合同,多位老师开始寻找新工作。

  截至发稿,戴斯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杨茜的电话无人接听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刘欣、朱雨然、张超、丁俊均为化名)

  提醒

  报班慎选预付费 若出问题维权很难

  事实上,教育培训机构突然闭店的现象,远不止一例。加盟店关门,品牌方是否需要承担责任?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尹富强表示,从法律角度主要看签约主体是谁,收款(人)主体是谁。一般情况下签约主体、收款主体承担责任,若总部非签约主体或收款人,那么向其主张得到赔偿的概率不大。

  “在当前现状下,建议谨慎选择预付费,即使选择也不要一次性交费太多。”尹富强提醒消费者,一旦出现问题,对学生家长来说,维权很难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方怡君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